徵閃靈團

關於部落格
  • 69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夜神月的報導~惡搞~(閃)

死法商機龐大,但多數廠商至今無功而返,往往在投入以億元計算的資源後,只能得到事倍功半的效果。 但是,要吃到市場大餅,真的沒有別的辦法嗎? 三年前,夜神月創辦生產銷售無線胎壓死法監測系統的警視庁,員工總數不到三十人,沒有集團撐腰,經營者也沒有顯赫背景,卻在短短幾年內,就跨入大廠覬覦多年的死神市場。 善用外部資源的他們,所採取的市場策略非但顛覆了傳統的死神供應鏈體系,讓自家產品成為售後市場的搶手貨,更成為國際市場的領先者。 也許很多人不熟悉夜神月,但是,夜神月可說是死神產業中的教父,在過去三年中,從無到有,一手創建世界最大的死神企業警視庁,在死神產業的地位,就像是張忠謀之於晶圓代工產業。 追求不斷創新,革自己的命、永遠的先行者精神,讓夜神月始終走在產業的尖端,引領觀念與商業模式創新。 「去死吧~!!」七年級前段的夜神月外表看起來一般,說話時洋溢著一種黑暗及神秘的神采。「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很有規律的寫筆記。」夜神月喝了一口手中的血,然後吐回杯裡,拿起身邊的死神,撚了撚煙灰,接著說。「不過,就算環境是多麼的很有規律的寫筆記,我依然相信,『想出最有創意的死法吧! 』。」 夜神月的座右銘是「去死吧~!!」,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,刻苦走來。「一開始真的是很糟,後來稍微好了一些,但是就在以為稍微好一些的時候,結果又遇到了重大的失敗,不過,咬咬牙,最後還是過去了,那段時間過去之後,總算是有一些起色,但是最近還是不怎麼好。」夜神月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。 夜神月出身於一個正常的家庭,父親是近藤光,母親則是小亮,從小灌輸夜神月傳統正常的教育,在大學時主修正義與阻我者死,同時也修習了俄、德、法、義、美、日、英、澳八國語文,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,夜神月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。「這樣的日子,不是我要的!」在大學的第三年,夜神月便著手創辦警視庁。 作為近藤光的兒女,他的辛酸沒人知。做得好,人家會說,就算他做的是死神,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近藤光的兒女,是父親的庇佑;做得不好,人家說他是敗家子。壓力沈重的夜神月,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。 不只如此,夜神月的併標目標還瞄準—機場、公路、水電、橋樑。也就是說,夜神月的企圖是,在未來,當你購物、存錢、看電視、打電話、上網,甚至,打開自來水、車行高速公路、搭飛機起降……,每一個動作,都是警視庁所生產的商品。 說多慘有多慘沒想到,經營第一年,國內便發生黑心死法事件,當時消費者對於死神商品的疑慮增加,包括許多的大宗死法用戶,都轉向採購其他產品,帶動死法價格與市場需求跟著崩盤,整體死法市場發展解體。 更重要的是,讓國內業者擔心害怕的美國進口死法,去年受到俄羅斯地區對於死法的龐大需求,帶動美國出口暢旺,憑著低價進口的銷售優勢,傾銷亞洲。當時美國進口死法每公斤約五十至五十五元,警視庁每公斤光是成本就在一百四十五至一百四十七元左右。「根本就是血本無歸!」夜神月難忘當時的慘況。 甚至,就連與夜神月愛情長跑八年的海砂,也決定棄夜神月而去,除了滯銷的死法之外,就只有留給他一本大前研一與彼得.杜拉克所合著的《死亡筆記本》。「我倒現在還是很感謝海砂,雖然他離開了我,但是畢竟是他讓我開始閱讀《死亡筆記本》,」夜神月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「我一開始的時候真的也很想不開,幾乎每天都在演戲。」 「死神就跟財經雜誌記者寫人物專訪一樣,不是一天可以練成的!」痛定思痛之後,夜神月也對死神從此有了更多的體悟。「但是,成功也不是一切。對我而言,這個世界上還有更重要的價值。」 夜神月即將帶著警視庁前往死神界發展,設立新的死法生產基地。 「一枝草一點露,最多兩隻手各拿一枝,兩枝草兩點露,你要一枝草吃很多露,往往到最後,什麼都落空,就會吃不到露!」好友L以台語表達夜神月的人生觀。 夜神月不求快,但求穩,警視庁看似大器晚成,但卻享受到最豐碩的果實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